当代文艺家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文艺家 > 理论 > 正文

小议《从国家主义到民本主义》:中国政治的体制与价值观

2017-01-26 来源: 浏览量:

分享到:

小议《从国家主义到民本主义》:中国政治的体制与价值观

《从国家主义到民本主义》封面 (资料图)

国家以社会为本,社会以人民为本,即民本主义之谓。千古是理,顺之者兴,逆之者悖。

《从国家主义到民本主义》一书是郎毅怀先生的最新作品,2014年由中国发展出版社出版。本书以中国政治体制的基本情况、发展特征、运行规律等方面为线索,强调了中国政治体制的改革与价值观的重塑,必须从国家主义走向民本主义。历史无数次证明,只有如此,中国的经济奇迹才能进一步转化为民族崛起,才能让中国人实现“中国梦”。

国家、社会与政府,很多人实际上并不能分清楚这几个概念的区别与关系。尤其在中国,这些概念往往纠缠在一起,令人们无所适从。在国家与社会的关系上,以国家为本位 ,由国家统治社会,社会依附国家。这种政治体制,就是国家本位体制,或称国家主义政治体制。

从历史发展的逻辑而言,社会是国家的母体,国家是社会有机体的一个特殊的组成部分。所以,国家存在的意义无论如何也只是服务于社会的工具。但在古近代中国,由于社会是“一片散沙”,社会本身的极度无组织性和松散性,使它对国家已完全失去了作为母体应有的制约力量,在正常情况下,它没有能够让国家感觉到的意志和声音,没有足以左右国家决策的政治影响力。如果矛盾激化,民众集体发声,这又会成为进一步加强国家权威和权力的催化剂。于是,在中国古代漫长的历史中,社会以自己的分散和沉默把现代政治理论所理解的应属于自己的政治权力完全交给了国家,自己只有生命权利和在国家意志范围内活动的权利。这样,国家与社会的关系在逻辑上就被颠倒了,两者之间没有政治分权,只有国家政治集权,没有合法的相互制约,只有国家对社会的单向管制。作为一种政治体制,国家以集权方式全面地严格地自上而下地罩住了整个社会,国家的意志成为唯一的政治意志,国家的话语权成为唯一的话语权,国家的意志几乎完全决定着社会的运行和走向。

正因为这样,中国古代政治史几乎成了国家机器的独舞。自战国时代开始,全部历史基本上都是关于国家政权的存废和兴衰的描述,如诸候国间的吞并与反吞并战争、国家内部的矛盾与变乱、农民反抗国家和国家镇压农民的战争,更多的是帝王将相们的家谱。

事实上,国家主义不仅仅是一个政治范畴的概念,更早已浸入文化,成为一种价值观,控制着人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习惯。然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尤其是对于如今的中国人来说,无论领导干部,还是普通百姓,无论是商界人物,还是媒体业者,都面临着价值观缺失的问题,或者说,人们的价值判断体系不完善。运动员该不该感谢国家?为了工作不顾亲人到底应该不应该?如何看待城管和路边摊贩的矛盾?政府发展经济时如何权衡个人利益的得失?……这些看似不搭界的问题,背后源头皆可以上溯到国家主义的影响。

历史也好,政治也罢,几千年来一直困扰中国人的“反复率”仍然有让中国人忧虑的理由。“反复率”是中国政治史的一条很鲜明的规律。面对经济凋敝、民穷国破的困局,王朝政权总是先实行开明政策,开放搞活,予民休养生息。一俟经济活跃,社会显露富象,原有的秩序和平衡被打破,就转而强化专制,实施严厉统治。从秦汉到唐宋元明清,历朝历代大抵都是在这种“放——收”交替、“乱——治”往复中度过的。这种无休无止、循环往复的轴心或动力源泉,就是国家主义的政治需要。没有“放”,君主专制的国家主义政治体系就会因为经济凋敝、民穷国破而垮台;没有“收”,日益强大的社会力量就会让既存的国家主义政治体制和政治秩序不能继续维持。所以,只要国家主义体制不去,中国社会就不能完全走出“收”与“放”和“乱”与“治”的反复性周期率,我们的发展就有盛衰逆转、回归起点的可能性。这便是本书作者郎毅怀先生动笔的初衷,更是很多人一直期望能想通的问题。政治体制是其中一个至为重要的问题,也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政治体制尚未完全走出传统甚至在一些不确定因素的作用下向传统回归,是我们面临的最大危险。

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由中国共产党发动和领导的改革开放才改变了国家对社会经济、政治的管理方式,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国家与社会的传统关系,传统政治体制受到颠覆,中国发展的列车才第一次真正进入良性运行状态,中国才第一次再现早慧民族的风采。

这样一个历时超千年的历史明确地告诉我们,中国作为一个伟大、聪明的民族,最需要的是什么呢?最需要的是开明的政治体制。只要政治体制开明,并充分地体现在国家对经济和社会生活的管理上,30年即可出现盛世,50年即可成为强大国度,80年即可成为全球领袖。显然,政治体制是我们民族盛衰的关键。从现代国际政治角度说,政治体制是国家软实力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综合国力和发展潜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抓住了政治体制问题,就把握了我们民族盛衰的钥匙。

我们现在正走在历经了“30年”并奔向“50年”的关键时刻,政治体制的进退决定着中国今后的走向与盛衰。民本主义正是大势所趋。

政治体制改革作为一个政治问题具有很强的敏感性。在党的十八大确定的指导性思想下,我们有必要也有可能进行深入的理论研究和探索,科学地破解中国政治体制改革这项全党和全社会共同关心的重大时代性课题。在这里,真正的危险在于思维上持异端立场,理论上以颠覆现实政治的基本建构为取向。中国政治体制只需要改革和朝前走,而不需要折腾,更不需要开倒车。

注:本站原创内容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主管
安徽羲之艺术传媒有限公司 主办 当代文艺家网编辑部
地址 安徽省黄山市屯溪区迎宾大道56号
中国当代书画家上网工程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皖ICP备13016805号